● 執筆者:夜(也稱做夜隱)
● 路德維希
(德/國) x 菲利西亞諾
(義/大/利)
● R12 似乎有(?





   APH】香腸與義大利麵–失眠。

 

 

  現在的情況有點尷尬。

 

  路德維希真心這麼認為,廢話,和一名可愛的少年睡在一起可能沒什麼,但重點身旁的

那人正在做的舉動讓他著實的感到不知該如是好。

 

 

  「唔嗯、哈嗯……」

 

  身旁傳來了微弱的喘息聲,聽的出來是儘管很努力忍住卻還是不小溢出的呻吟,儘管路

德維希是背對著菲利西亞諾,但是都這麼明顯了,他怎麼可能還不知道那小傢伙在幹些什麼

事。

 

  「路德……嗯啊、路德維希──」不自覺脫口而出的名字,菲利西亞諾小小的手掌包覆

著底下灼熱的分身,憑著本能似的上下套弄著、然後襲上心頭快感惹的他一身顫慄,身體也

逐漸染上情慾的粉紅色。

 

  路德維希實在是很納悶為什麼事情的發展會演變到這個地步,但其實起因很簡單……

 

 

  

 

 

  「哈啊──」菲利西亞諾打了個哈欠,雖然那並不稀奇,但是一雙大眼底下的黑眼圈和

連日的無精打采樣還是另路德維希感到事情的不太對勁。

 

  「你最近怎麼了?」好像都沒睡飽?步向前,路德維希問道。

  「咦、沒什麼事啊。」語畢後泛起了平日可見的笑容,菲利西亞諾立刻起身拿起吃完的

碗盤就跑進廚房內。

 

  ……可疑,真的很可疑。

 

  怎麼看那個反應絕對有問題,路德維希向來都維持著很正常的生活作息,直到現在他才

赫然發現自己似乎從來沒看過菲利西亞諾比自己早睡的樣子,對啊!仔細想過才知道這好像

不太對勁。

 

 

  「竟然如此要不要裝睡看看?」啜飲一口杯中的紅茶,亞瑟提議道著。

  「裝睡?」蹙眉,路德維希正在亞瑟家作客,順便帶了個問題給他。

 

  「是啊,既然這麼在意的話,何不這樣試試看呢?」勾起嘴角的笑,亞瑟看的出來路德

維希在意的很,只是逞強似的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詢問菲利西亞諾,畢竟如果太過強勢的話,

那麼對方肯定會哭著跑走。

 

  但如果溫柔了些,對方可能就會像今天中午一樣的反應。

  帶著笑容敷衍,然後跑走。

 

  「嗯……」接下了沉默,路德維希開始覺得這不失為一個好辦法,於是悄悄在心底決定

了今晚的計畫。

 

 

  

 

 

  「晚安了。」跟平常一樣差不多的上床時間,路德維希躺上了床並且閉上了眼,客廳的

燈火還通明、也回盪著平常這時撥出節目的電視聲音,路德維希閉著眼睛耐心等待著,分不

清是焦慮還是疑惑。

 

  這似乎是第一次菲利西亞諾瞞著他什麼,或許之前好像也有過類似的強況發生,但最後

菲利西亞諾總是會自己老實的說出一切,然而像這樣帶著微笑敷衍而過的情況倒是相當少見

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悄悄睜眼望向牆上的時間,已經是他平常早已熟睡的十一點四

十五分,但身邊的位置還是空的,隨著時間的流逝,路德維希也不由自主的開始想著一些有

的沒的的事情。

 

  怎麼這的晚還沒進來?

  難道真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客廳的電視熱鬧聲和房間的寂靜形成對比,路德維希只覺得今天的

房間太過安靜。

 

  「路德維希……」冷不防,微弱的呼喚聲從門邊竄出︰「你睡了嗎?」

 

  來了!路德維希在心裡說著,但表面仍是裝做一附熟睡樣,沉穩的呼吸聲傳入菲力西亞

諾耳裡,接著客廳的電視聲消失、燈也關了起來,路德維希明顯感到鬆軟的大床往下陷了下

去。

 

  小心翼翼的,就如同怕將他給吵醒似的縮進與路德維希合蓋的棉被內。

 

  提起了一顆心懸在那兒,路德維希提高敏銳度的感受著身後一切細小微弱的動作,隨著

時間的悄悄流逝,房內除了滴答的時鐘聲外便什麼也沒有。

 

  「路德維希……」輕輕的,稚嫩的嗓子喚著他的名,其實這沒什麼好驚訝,不過路德維

希卻感到有些奇怪。

 

  「哈嗯、唔嗯──路德、──維希……」那輕喚而出的名字裡夾雜著濃濃的情慾,誘人

的呻吟與曖昧的氣息聲,突然間路德維希頰上竄起一陣紅,他知道這小傢伙在幹麻,於是心

臟不知為何的開始加速跳動。

 

  明顯的感受到一隻小手緊緊捉著他的衣角,並且溫熱的氣息在他頸後吸吐著。

 

  菲利西亞諾的右手手掌包覆著底下灼熱的分身,手指在上頭上下移動著,腦中不自覺回

想起之前路德維希幫他的情景,輕碰頂端的敏感和小洞上的戳揉,透明液體自上頭的小洞沁

出,指腹沾染著、然後塗抹在整根分身上。

 

  「唔嗯、路德維希──哈啊──」

 

  加重力道、加快速度,菲利西亞諾不斷唸著那樣的名、不斷的思念著那個人,身體老實

的記住了那個人溫度與進入自己體內時的力道與激情,愉悅快感侵蝕了他的思考理智,本能

因此成功的接下了身體的操控權。

 

 

  路德維希、路德維希、路德維希──

  好愛、好愛、好愛、好愛你──

 

 

  「嗯啊──唔嗯!」伴隨著呻吟聲、白濁的液體射出,腦袋瞬間被快感給侵占因而空白

了起來,菲利西亞諾正如同缺氧的魚兒一般,隨著胸膛的起伏,張開小嘴大口、大口的呼吸

著。

 

  粉嫩的面頰也變的通紅,逐漸的,呼吸順暢了起來,菲利西亞諾做了簡單的清理後,疲

倦感便隨之而來的襲上了身體,躺回鬆軟的床、才剛閉上了眼,沒一會兒菲利西亞諾便立刻

陷入熟睡狀態中。

 

  規律的呼吸聲證明了他的睡眠狀態良好。

 

  但這時反觀菲利西亞諾的枕邊人就顯得有點可悲了,睜著一雙水藍色的眼,路德維希可

是一點也睡不著啊!廢話,剛才自己的身旁正發生著一個這麼情色意味濃厚事情,是正常男

人都睡不著啊。

 

  更別提他現在身下的反應可是明顯的很。

 

  小心翼翼的轉過身,菲利西亞諾睡的很舒服,路德維希感到有些糟糕,他總不能把菲利

西亞諾搖起來然後強迫他跟自己做吧?這樣跟淫獸有什麼不同?再說,其實他心裡也有一大

半是不想讓這件事情被菲利西亞諾知道。

 

  看著那張熟睡的臉蛋,嘴角微微勾起滿足的笑,路德維希伸向前的手輕撫亂菲力西亞諾

的髮絲。

 

  真該死的。

 

  視線望向牆上的時鐘,才剛過凌晨一點沒多久,路德維希在心中嘆了口氣,然後緩緩起

身步向的浴室。

 

 

  

 

 

  「哈啊──」路德維希打了個哈欠,臉上的神情明顯的就是昨晚沒睡飽。

  「路德維希你怎麼了?失眠嗎?」語調裡滿滿的關心和擔憂,菲利西亞諾湊向前問著。

 

  「……」這都是誰害的?這話路德維希沒有說出口,只是用夾雜著難以解釋情緒的視線

望著這名害自己沒睡好的罪魁禍首。

 

  一瞬間,路德維希突然想通了一件事情。

 

  如果今天晚上菲利西亞諾又來一次那他該怎麼辦?他已經知道了啊!他總不可能假裝他

不知道這事情吧?並且,他沒有自信自己可以不受動搖的睡在這個根本天生就是來誘惑他的

小妖精身旁。

 

  「菲利西亞諾……」

  「咦咦──路德維希怎麼了嗎?」

  「今天晚上開始我們分房睡。」

  「咦咦──為什麼?」

 

創作者介紹

IV‧喪堇花

song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