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執筆者:夜(也稱做夜隱)
● 
法蘭西斯(法/國) x 馬修(加/拿/大)
● 可看作晚安的後續ww





  【APH】紅酒與楓糖–咖啡。

 

 

  「唔……」躺臥在床上的人兒,發出了微弱的呻吟聲。

 

  思緒還有些混亂不清,刺眼的陽光從窗戶透了近來,照射在仍躺於床上、並且處在昏昏

欲睡狀態的馬修身上,伸出了手企圖擋住那道光,紫琉璃色的視線則開始緩緩四處打轉,很

明顯的這跟自己家是完全不同的兩個空間。

 

  不知道是不是初嚐宿醉、還是所躺的白床太過鬆軟舒服,抱著熊二郎,馬修壓根一點也

不想起身,他甚至沒有對自己身處的地方有所疑惑。

 

  「唔嗯──」索性抱緊了熊二郎,馬修整個人又更加將自己往棉被裡裹。

 

  暖暖的、軟軟的白色大床,明明自己房間的大床也沒有差到哪去,但是不知為何的,這

棉被裡竟有種熟悉的安心感與香水味,好像在自己很小、很小的時候就曾被這種香味天天圍

繞般。

 

 

 

  ……

 

  「!」突然間,馬修咻的睜開了眼、然後從床上坐起,這次他的腦袋總算清醒了些。

 

  「這裡是……」法蘭西斯先生的家?

 

  緩緩下床走出房間,小時後的記憶悄悄全湧現了出來,雖然不長,但馬修的的確確在這

裡住過一段時間,距離現在應該已經很久了才是,但一點也沒變,房子裡的一切一點都沒有

改變。

 

  不論是壁紙的花色、天花板上的吊燈、還是有些刮傷的木椅……

  一切的一切都與年幼時的記憶同樣。

 

  輕輕步下了迴轉式的樓梯,循著記憶來到餐廳,映入眼簾的是一整桌豐盛的早餐,這畫

面令馬修不禁感到吃驚。

 

  淋著螺旋狀奶精的香濃咖啡、白色精緻的陶瓷盤上放著熱騰騰的鬆餅,上頭淋滿帶著甜

味的蜂蜜與糖粉,除了鬆餅之外其他白盤子上也有著培根、荷包蛋、蔬菜沙拉……等等豐盛

的食物。

 

  回神過來,馬修四處張望著︰「法蘭西斯先生?」

 

  叫喚了幾聲,但卻沒有得到回應,似乎是只剩自己在這了。冷不防的,視線掃過桌上的

一張白色紙條,就壓再白色的咖啡杯底下,馬修小心翼翼的拿起,那是一張用著優雅的字跡

所書寫的字條。

 

  馬修:哥哥我先去開會了,桌上的早點記得吃。

 

  意外的簡單明瞭,視線從字條轉向桌子,馬修皺眉苦笑著︰「這麼多哪吃的完啊……」

 

  坐在椅子上,看著一整桌豐盛的餐點,馬修一時間還真不知道該從何下手,索性先拿起

放在一邊微涼的咖啡。

 

  抿著杯緣、小飲一口,瞬間有些驚訝、有些懷念,這個味道沒有變過,還是跟以前一樣

的味道。不自覺的,嘴角勾起弧度,但那雙猶如透明玻璃一般的紫色卻黯淡了不少,獨特的

微甜與苦澀讓他回想起了久遠的小時候。

 

  那是還在稱喚他為哥哥的,小時候。

 

 

◆ ◆ ◆

 

 

  『法蘭西斯哥哥,那是什麼?』

 

  天氣為涼的夏季午後,難得的太陽只有溫暖沒有熾熱的折磨,並且微風也吹的讓人感到

舒服的愉悅,於是法蘭西斯浪漫心態發作的在自家後花園開啟了小小的下午茶饗宴,而受邀

人則是剛接到家住沒幾天的馬修‧威廉士。

 

  那雙天真的大眼直勾勾盯著法蘭西斯手中的陶瓷杯。

 

  『這是咖啡,不過又不是咖啡。』

  『是──不是?』歪著頭,顯然是不懂法蘭西斯的話。

 

  『因為這可是哥哥特製的咖啡啊!』笑開了嘴,厚實的大手摸了摸馬修的頭,法蘭西斯

驕傲的舉起了咖啡杯,好像這是一件多麼偉大的發明似的。

 

  『……』沒有回應,但那雙圓圓眼裡可是溢滿了好奇心。

  『想喝喝看嗎?』看出馬修眼裡的興趣,法蘭西斯將杯子遞向了他。

 

  小心翼翼的拿起咖啡杯,探頭往杯裡看,小馬修對咖啡的第一眼印象是黑黑的東西上淋

著漂亮的白色圓圈圈花紋,先是嗅了嗅、小小的嘴才抿住杯緣,接著輕輕的往上抬,從未嚐

過的微甜與苦澀。

 

  『唔──』才啜飲了兩口便將咖啡杯放回桌上,小小的臉蛋上有著法蘭西斯分析不出的

表情。

 

  『好喝嗎?』勾起嘴角,法蘭西斯問道。

 

  『嗯……』像是在沉思一般,似乎正在想著該如何回答法蘭西斯才好,咖啡的味道對太

過年幼的孩童來說有些過於難以理解,但小馬修的一看見那雙水藍色的笑意時,怎麼樣也說

不出難喝這兩個字。

 

  對於小馬修的任何一絲想法,法蘭西斯都悄悄的收在心底,他的心情滿滿的愉快,因為

這個捨不得傷人、並且很溫柔的孩子感到愉快。

 

  『哈哈──沒關係,等馬修想回答的時候,在跟哥哥說吧。』於是,那雙溫暖的手又再

度覆上了小馬修的頭,修長的手指弄亂了他的猶如蜂蜜色的髮絲,但那絕對沒有惡作劇的意

味,或著該說裡頭滿滿的都是寵溺。

 

  看著那人的笑容,不知為何心中竟升起一股暖意,那隻撫著頭的大手所傳遞的不單單只

有溫暖而以,疼愛、喜歡與保護──都是、都有。

 

 

 

  輕輕的,回憶的盒子悄悄闔起,馬修的視線恢復了思緒,望向一整桌的豐盛早點,那股

暖意與小時候的感覺仍是一樣的。

 

  拿起了刀叉,馬修的心情愉快的咬下今天早餐的第一口鬆餅。

 

 

  

 

 

  「我可是Hero啊!」

  「誰管你是不是Hero,快讓會議正常開下去!」

  「吶吶──德意志、今天晚餐吃義大利麵。」

  「……」

 

  與日常沒兩樣的國際會議,大伙還是老樣子的一點也沒有要開會意思,不知怎麼的,法

蘭西斯竟然會覺得會議室內吵雜的令他感到有些厭煩,湛藍色的視線不斷在會議室內來回搜

索著某人的身影。

 

  「哀──」

 

  看來今天應該還是一樣沒什麼重要的事,法蘭西斯索性起身、提早離開算了。不過顯然

是眾人都沉醉在自己的世界,沒有人注意到法蘭西斯離開了會議室,走在無人的走廊上,法

蘭西斯突然了解了馬修的感覺,被人遺忘的一種感覺。

 

  從小到大,法蘭西斯幾乎都是生活在別人的目光中,就算沒有要注意他,他也會想辦法

去吸引別人的目光。

 

  像這樣靜靜的走出會議室、並且一句話都沒說到的情況倒是相當少見。

 

 

  他醒來了嗎?

  他有吃那些早餐嗎?

  他身體有不舒服嗎?

 

  滿腦子、滿腦子──

  想的、念的、惦的,都是他。

 

  他──還記得昨天晚上的事嗎?

 

 

  法蘭西斯扯了一抹苦笑,就算不記得了又如何?記得了又怎樣?馬修根本不需要為他做

過的任何一件事情承擔責任,因為那並不公平,也不是法蘭西斯所樂見的,他喜歡他,從很

久很久以前就喜歡他了。

 

  等穿過這個長廊、轉過前面的轉角就可以走出會議大樓了,接下來呢?

  直接回家?如果馬修還在的話該怎麼辦?啊啊,還是先去附近的公園晃晃好了,順便曬

曬太陽也不錯。

 

 

  才剛打定了主意,下一秒,轉角出現的人便立刻讓法蘭西斯閃了神。

 

  「啊,法蘭西斯先生。」蜂蜜金一般的柔順頭髮,紫色琉璃的視線透過那副老是沒法好

好帶著的眼鏡盯著他看︰「昨天、麻煩你了。」

 

  馬修立刻彎腰道謝著,不等法蘭西斯有所反應︰「會議結束了嗎?」

 

  那語調有些緊張,似乎是以為自己錯過了。

 

  「其實我覺得你應該問開始了沒比較適當喔。」調侃似的說笑。

  「啊……哈哈,是嗎?」揚起了弧度,聽出了法蘭西斯的言下之意,馬修無奈的笑著。

 

  「我今天有事先離開,你快點去吧。」語畢,也不知道是不是一種習慣動作,法蘭西斯

右手順勢的覆上了馬修的頭,輕輕揉弄著。馬修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舉動順勢低下了頭,雖然

法蘭西斯看不見馬修的表情,但耳根子卻染著微紅。

 

  「啊、抱歉!不小心就舊慣重現了。」似乎察覺馬修的反應,法蘭西斯咻的抽回手。

 

  馬修還是低著頭,卻可以清楚的知道法蘭西斯越過自己的身邊,他握緊右鬆開的拳頭,

然後就像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氣一般回過身,看著那抹即將消失在大門邊的身影,心底的某個

聲音鄭在催促著他。

 

 

  「很好喝!」

  「咦?」

 

 

  「法蘭西斯哥哥的咖啡……」緩緩抬起頭,那抹笑容帶著滿滿的幸福︰「很好喝。」

 

 

 

 

  接著,湛藍色視線裡的少年轉過身,法蘭西斯目送他離開的背影,那微微皺起的眉頭與

勾起的笑容似乎都是在說真拿他沒辦法似的,然後法蘭西斯抬起頭望著頂上藍天艷陽的好天

氣。

 

 

  「天氣真好呢,回去喝個下午茶好了。」

 

 

 

創作者介紹

IV‧喪堇花

song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