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執筆者:夜隱"SAYA
● 阿爾弗雷德 x 亞瑟‧科克蘭







  那一年冬季,金髮碧眼、男孩十四歲。

  水藍色、透徹的猶如湖水一般清澄,眨著一雙靈活的大眼,那視線滿是興趣的直盯桌上
那瓶紅酒。

  「吶吶,亞瑟我可以喝嗎?」男孩坐在椅子上、交叉搖晃著雙腳,笑容掛在他的臉上著
實可愛,隨後轉身望向坐在沙發上看書的男人。

  「喝什麼?」被喚為亞瑟的男人沒有轉頭,碧綠色的視線仍盯著手上的書籍沒有離開。
  「這瓶酒。」那語氣輕鬆自在,並不覺得有任何不妥。




  「不行!」

  嚴厲並且不容反抗,亞瑟起身嗖的便立刻將桌上的紅酒拿走︰「你不能喝。」

  難得綠色眸子裡有著不悅與權威,若是平常的阿爾弗雷德必定會乖乖聽話,但不知為何
這次他心裡著實燃起一絲不悅。

  「為什麼!」擰著眉。
  「因為你未成年!」好一個令人無法反駁的理由。
  「可是、我──」

  「不行就是不行!」亞瑟一把打斷阿爾弗雷德的話,前者態度強勢、後者張著口說不出
任何辯駁的話。

  那水藍色的視線開始模糊,好似有一層霧氣泛起,眉頭寧著並且嘟著一張小嘴。

  看著阿爾弗雷德那副委屈樣,亞瑟突然覺得自己好像一個海盜似的,雖然他的確是,但
心中總有一種百般無奈。沒人說話,於是氣氛繼續僵持下去,最後一隻大手摸向眼前鬧彆扭
的小鬼頭上。

  「哀──等你成年就能喝了。」勾起嘴角無奈的笑,世紀大海盜先投降。
  「真的嗎?」先前一臉的愁雲慘霧立刻煙消雲散,睜著那雙大眼、漾開了臉上笑容。

  「真的、真的。」亞瑟笑的無奈,怎麼自己這個哥哥在弟弟面前的威武形象,竟然會連
十分鐘都不到的就舉了白旗投降

  「不過一定要等成年之後喔!」於是、他再度叮嚀。
  「好的!」看著那高舉雙手的歡呼樣,亞瑟怎麼樣也兇不起來,只能皺眉苦笑著。

  看著手裡的那瓶紅酒,其實自己並不擅長喝酒,全是因為那個變態法蘭西斯硬塞而不得
以收下的。



  『難道你不想和自己親愛的寶貝弟弟,一起喝酒嗎?』他勾起一抹微笑,說道。
  『啊?那什麼意思?』皺起眉,語調嫌惡並且無法理解。

  『噯呀!』一隻手臂豪不客氣就搭了上去,在他耳邊說著︰『就是像親兄弟那樣啊、可
以一起喝酒聊心事嘛!真正的兄弟都是像這樣的。』


  真正的兄弟──



  這句話著實打動了亞瑟的心,於是在百般躊躇與猶豫之後,他洋裝一臉無所謂並且說著
如果你硬是要我收下的話、我就勉強收下……等等拉哩拉紮的違心之論,而法蘭西斯似乎也
早就習慣他的口裡不依,於是揮揮手,瀟灑離開。

  視線在的那抹華麗身影消失於門後時,再度轉回那瓶紅酒身上。

  長長的玻璃瓶身,翠綠色的玻璃瓶裡裝著八分滿的酒紅色液體,就算不將瓶蓋打開也好
似能聞到那美好的香氣,腦海裡不禁浮現自己與阿爾弗雷德坐在餐桌邊,共飲紅酒並訴說著
彼此心裡話的景象。

  「哀──」笑著搖搖頭,亞瑟果然還是沒辦法讓僅僅十四歲的阿爾弗雷德做出未成年禁
止事項。

  或許有些婉惜,不過亞瑟可以等待。
  未來他們一定還有機會、一定還有──

◆ ◆ ◆



  這一年冬季,金髮碧眼、男孩──噢,是少年十九歲。


  「阿爾弗雷德是笨蛋!」沙啞的語調帶著哭腔,指控著將他一把扔上沙發的傢伙。

  「你除了那個變態家之外,沒其他地方好去嗎?」阿爾弗雷德挑眉問道,每次會議結束
之後的晚上,都會例行公式的去法蘭西斯家領取喝醉的人一隻。

  「每次都在開會時耍白痴、要你好好開會──嗝、竟然還嫌我囉唆──阿爾弗雷德是笨
蛋!以前那個天真無邪又笑的可愛的你去哪了?唔……」一雙綠色的眸子泛著水氣,彷彿受
盡委屈一般。

  「哀──」無奈的聽著沙發上人兒的牢騷,視線則在屋子裡亂轉,赫然的,飯廳桌上一
只玻璃瓶映了眼簾。

  阿爾弗雷德步向前拿起那瓶紅酒,老舊的瓶身令他臉上勾起懷念的笑。

  「喂,亞瑟。」
  「……嗯?幹嘛?」
  「我可不可以喝這個嗎?」
  「……喝什麼?」
  「這瓶酒。」





  「不行!」

  沒有一絲猶豫,亞瑟斷然的回答令阿爾弗雷德無法反應,他回過身,熟悉的身影靠在門
邊並且一臉嚴肅。

  儘管有些不穩,他仍步向前、並且一把奪走阿爾弗雷德手中的紅酒。

  「你不能喝!」
  「……為什麼!」阿爾弗雷德覺得有些火大。

  「因為、你……」一時間,亞瑟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阿爾弗雷德,或許該說他不知道該
怎麼說出拒絕的理由,酒早就已經醒的差不多。




  ──這個有我對你的回憶!

  這句話他可說不出口、於是低下頭,努力思索著藉口。
  沉默良久,尷尬開始在空氣中蔓延。



  「因為我未成年嗎?」突然,阿爾弗雷德聲音冷淡。
  「咦?」亞瑟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一抹微笑。

  接著、下一秒。

  「唔!」雙手的自由則被反轉限制於身後,竄入口中的舌帶著強烈的侵略意味,不斷搜
括亞瑟口中的空氣、並且霸道的不給他反擊餘力,而亞瑟好不容易清醒的腦袋又因為缺氧而
感到有些昏沉。

  甜膩的酥麻感在口中擴散,著實的消耗了反抗的力道。
  而眼前視線也矇矓了不少。
  終於、阿爾弗雷德放開了他的口,兩人之間牽起一絲絲液體。

  「亞瑟‧科克蘭。」

  他勾起他的下顎,眸裡閃過不悅︰「我會讓你知道,我不再是小孩子了。」


    


 第一次打米英文(眼神死
 因為魅趓的關係所以嘗試接觸這配對看看X9
 如果有什麼心得感想歡迎提出來啊啊!!!XDDDD
 下篇預計今明兩晚弄出來X9

創作者介紹

IV‧喪堇花

song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