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執筆者:夜隱"SAYA
● 內容物:刊本預購帖 + 預購截止 08/02(一)PM11:59



                《封面》
封面


                《封底》
封底


刊名:輪迴、彼世。
筆者:夜隱"SAYA
繪者:魅趓

規格:A5、膠裝。
內頁:168P。
價格:NT$ 250。

配對:張起靈 x 吳邪
分級:正經劇情之 R18 滲入有。
性質:主筆小說,插畫、特典有。

◆ ◆ ◆ ◆ ◆ ◆ ◆ ◆ ◆

    《預購單ww》

預購截止囉


◆ ◆ ◆ ◆ ◆ ◆ ◆ ◆ ◆

   《場次資訊ww》

場次:CWT25
地點:台灣大學綜合體育館。
時間:8/7(六)、8/8(日)
攤號:第一天 - 3F,E27
   第二天 - 3F,E27

場次:FFK-2010高雄動漫展。
地點:高雄巨蛋。
時間:8/14(六)、8/15(日)
攤號:第一天 - 待更新。
   第二天 - 不擺攤。

◆ ◆ ◆ ◆ ◆ ◆ ◆ ◆ ◆

文章試閱:
            —–輪迴、彼世–楔子


  「吶吶、還記得嗎?」

  女人笑著,那嘴角勾起的弧度、讓人雙目無法撇開。
  女人說著,那細緻柔嫩的聲線、使人張耳仔細聆聽。

  「每當我揚起衣袖、旋轉身段時,所跳的舞蹈。」

  月光灑落花田裡,女人修長的身子優雅舞動、並且連帶著身上的衣著也隨之飄動,製造出了神秘與魔幻,帶著面紗的女人有著一張異國風味的臉蛋,不同於東方女子的清秀,那是十足的媚惑。

  其實就連身上穿著也不同於東方的古代女子。

  紫色薄紗製成的長裙飛舞,若隱若現的長腿旋轉、還有上身,同樣淡紫色的長布也只是那樣將女人的胸口纏繞住,甚至留下了長長的尾端就這麼懸在那兒、然後轉動。

  那畫面很美,美的就像是不存在的畫一般。
  有些寂寞、有些孤獨,一個人,在無盡夜晚裡舞動。

◆ ◆ ◆

  「啊……」

  躺在床上,吳邪伸長了右手就如同要抓取什麼一般的向前舉起,但睜開雙眼後映入視線
裡的卻又是看了十幾年的自家房間天花板,有些泛黃、老舊,但還是他可愛的狗窩,至少跟
那些古墓比起來。

  「是夢啊……」吳邪放下的手掌輕撫著額,語調裡滿滿的無奈。

  這樣的一場夢其實不是第一次做,不過次數又不是說多到他覺得詭異,應該說他最近常
做這樣的夢,關於一個有著異國風味女子在花田裡跳舞的夢,以及夢裡的景象是這麼安靜而
且哀傷。

  那夢好真實,真實的好像他就是站在那女人身邊看著她跳舞一般。
  而每當吳邪想伸出手叫住那女人時,他總是會在即將觸碰到她的剎那時醒來。

  「哀……」無聲的嘆氣,吳邪所幸坐起身子,今晚似乎是睡不下去了,乾脆看看現在幾
點,找點書來看、然後今天早點開店好了。

  打定了主意,吳邪的手自然而然便往旁邊伸去,畢竟床的左邊有張小桌子,小桌子上面
有著一個鬧鐘,而照常理來說呢,左手應該會順利的滑過床鋪碰到小桌子,但今晚的自己和
小桌子間明顯有東西阻隔了。


  「嗯?」

  吳邪睡覺時向來不開小黃燈,雖然在什麼樣的情況底下都睡的著,但是偶爾還是會要求
一下睡眠品質,光害少點、睡起來舒服些。

  但也因為視覺能力無能的狀態下,左手開始胡亂摸著身邊的東西,就跟瞎子摸象一樣。

  不過吳邪也不怕是粽子,畢竟這東西可是有溫度的,嗯?甚至還有心跳?不可能會是三
叔吧?身邊這人的身材不錯,但沒有像三叔一樣健壯,所以應該不是了,既然如此還有可能
會是誰?


  胖子?……不可能。

  左手摸不出來,右手理所當然的也一同碰了上去、然後開始胡亂摸著,而躺著的那人似
乎還在睡,並且從他胸口起伏的沉穩節奏裡便可知道這人睡的有多熟了,吳邪則開始有些火
大了。

  舉起手,就打算一拳貓下這人的腦袋。

  「嘖,他娘的……唔哇!」吳邪發出驚呼聲,因為右手連落下的機會都沒有,才剛舉上
就被另一個觸感抓住手腕,然後借力使力的,輕輕鬆鬆便讓自己被這人給抓下,同時小桌子
上的檯燈也同時亮起。

  突如其來亮起的檯燈讓吳邪有些感到不適應,待他微微睜開雙眸時,黑色視線裡映入了
一張臉,讓他整個人思緒全斷在那兒。

  「張、張……」張開了嘴,名字卻卡在喉嚨︰「張起靈!」
  「嗯?」被換名字的那人,神態自若,好像啥都沒發生似的。

  「你怎麼會在這裡?」吳邪的震驚程度一定很大,甚至大到連他仍趴在張起靈身上也都
全然未覺。


  「睡覺。」語調平淡。

  一瞬間吳邪突然覺得自己耐性變好了,或許應該說他習慣了張起靈的一號態度,雖然他
說的的確是事實,但卻讓人有種打從心底的無奈感,為什麼他可以自然到覺得自己睡再別人
家床上、而且一點也不覺得違和?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你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除了張起靈的一號態度之外,吳邪也逐漸習慣了張起靈的來無影去無蹤,儘管他們倆的
關係從一開始不認識到熟悉、到現在有了比別人更加深入的交往之後,張起靈還是不改以往
作風的讓人捉摸不定。

  不過吳邪也沒有太過在意,或許說失落是會有的,不安是存在的,但每次隨著張起靈的
出現後,之前的那些失落、不安……就好像煙霧一般的煙消雲散了。

  「想見你。」
  「啊?」就像這樣,就說他太自然了,說個甜言蜜語連眼都不眨。


  「我想見你。」張起靈好似以為吳邪沒聽見,於是前者又再重覆了一遍,並且語氣更加
肯定。

  「我、我有聽見啦。」吳邪有些慌張,並且開始發現自己還趴在張起靈身上,於是尷尬
的想爬起身子,雖然他們兩個在交往,該修成正果的事情也全都做了,但是跟上次距離的時
間到現在也有一個月足啊!

  突然,張起靈捉住了吳邪預離的手。
  接著,使勁拉近了兩人之間的距離。
  最後,在對方耳際邊,輕聲細語著。

  「我想見你。」簡單的幾個音節,吳邪眼裡映入了對方的一雙眸子。

  「唔!」一瞬間,通紅了整張臉。

  啊,靠!就說他聽到了,是有必要在重複一遍嗎?

  明明就想裝的很正常;明明就想演的很自然,但是眼前這傢伙卻輕而易舉的就破壞了他
的假裝、看穿了他的演技,他娘的張起靈你就這麼該死啊?說來就來、說走就走,本來想做
的不在乎,但在這傢伙面前好像怎樣也瞞不了任何事。

  「我知道……」但現在抱怨什麼也都不重要了,吳邪蚊子般的聲音說道,反正等等會發
生的事,無疑地,也是他想很久的事。

  他吻上他的唇、他沒有反抗,只是面頰微醺。
  他親上他的頸、他沒有反抗,只是心跳躁動。

  他黑色深邃的眸子,定定的凝視著他。

  張起靈擒住吳邪的視線,無法讓他眼神再度飄移,只能這樣乖乖的、乖乖的,接受他眼
裡的情。


  ……以下內容,機、密、囉(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ngin 的頭像
songin

IV‧喪堇花

song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